和平年代的军人们——记成都军区某部84级校友团队

作者:王蜀苏 来源: 发布时间:2009-11-24 浏览次数:171

     “白鸽飞舞的年代,你不会认识我,我的绿军装是最普通的颜色;硝烟散尽的时候,你不会留心我,我的红帽徽在远方默默闪烁……”阎维文的这首《什么也不说》唱出了和平年代军人的心声,战火远去,硝烟散尽,军人与平凡厮守,与责任同行,在保卫和平的征途上默默地写就忠诚和使命。
      在建军节的这一天,我们采访了84级汽车运用工程专业的军队校友们,当穿着新军装的汪宗为、陈蔺云、季起海、张建盈等出现在我们眼前时,我们的眼前为之一亮,新军服的笔挺、严整和端庄,体现了军人们应有的精气神和威武雄壮,让我们从心底油然升起对军人的崇高敬意。

 
                                         军人是奉献
     话匣子一打开,立刻缩短了我们与校友们的距离。时任成都军区陆军总医院副政委的陈蔺云回忆道:“我们这几位校友都来自56026部队,刚入伍之时参加了川藏线的运输工作。我们几位大多经历过30多次的川藏线的运输,差不多平均每年4趟。当你每走一次川藏线,就会感受生命沉甸甸的质量。川藏线的危险被我们称之为锈蚀的钢丝。”
     13集团驻成都办事处政委张建盈也感慨说:“川藏线是美丽与残酷并存,高原美丽的风光让我们赞叹,但道路的险峻也会让我们每一次进藏都要牺牲几名战士。每一次从川藏线回到大本营雅安,洗上一次热水澡、吃上一次砂锅雅鱼,都觉得是最大的幸福,不仅如此,感觉活着就是幸福!”
      川藏线,以艰险闻名于世。川藏线的许多地方海拨高度都在四千米以上,经常遭遇塌方和泥石流。但在川藏钱上,却常年可见一队队的军用运输车,在这些军用运输队里,就有我们可敬的校友,正因为有他们无私的奉献,西藏的军需用品和民用物资才得到保障。


                                        荣获军功章
      和平年代的军人没有身处在战争中,更多的是为战争作准备,应对突发情况挺身急难险重的任务当中。为了备战,军人的职责就是随时作好战斗准备,只等祖国一声召唤,便亮剑出征。
      时任资阳军分区司令员的汪宗为可谓就肩负了装备科研工作的使命。从四川工业学院(现西华大学)毕业后,汪宗为回到成都军区后勤部。1991年,调入军区司令部军务装备部,从事装备科技工作。2001年,为满足部队作战训练的需要,由汪宗为作为课题负责人,带领课题小组其他6人,进行武器装备的科研发明。汪宗为为此付出了大量心血,从1999年的课题论证算起,下基层调研、数据采集、发明完成,其间放弃了许多休息时间,前后花了4年多时间,终于完成了课题任务。2002年,此发明项目荣获全军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汪宗为并因此荣立二等功。
      荣立二等功的张建盈从四川工业学院毕业的第二年,参加了对越防御作战。为便于组织防御,必须将阵地前越军布设的地雷予以清除,同时,还要加强阵地维修。张建盈负责了老山最大的地下工事、安装新雷达、排雷以及道路维修等工作,并圆满完成了任务,由此获得二等功。
      季起海,军区三洞桥干休所副所长,在1988年、1995年曾两次荣立三等功。自1992年调入干休所任管理员负责管理汽车起,季起海的工作就发生了巨大变化,他没有因为干休所的工作是负责老干部的吃喝拉撒睡而产生任何不满情绪,相反,作为军人,他牢记军人的天职是服从,牢记“一切为了老干部,为了老干部的一切”的指导思想,全心全意做好老干部的服务工作。特别是老干部由于年龄大,出行很不方便,在外出用车上征求大家的意见,用车都是直接开到家门口接送,方便了老干部的生活,让每一位老干部都非常满意。2001年季起海被评为军区武器装备管理先进个人。


                                         谁是最可爱的人
     曾被评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的川藏兵站部政治部副主任陈蔺云,得知驻守兵站旁的米拉山下的雪牛村,地处深山,文化落后,某个扶贫企业无偿赠送的两台手扶拖拉机,全村没有一个人能看懂操作规程说明书,没有一人会驾驶,拖拉机一直没有派上用场。陈蔺云了解雪牛村的情况后,就下定决心帮他们走出一条科学致富之路。之后,一个空闲多年的马棚被挂上了“雪牛农牧科技培训班”的牌子,到了晚上,全村男女老少都来到这里,学习汽车、拖拉机驾驶维修和科学种田等知识。3年过去了,当地农牧民几乎人人都从培训班里学到了两三门技术,村里人均收入由3年的倒数第一跃居全县第二,陈蔺云也被当地百姓称为“吉祥鸟”!
     这位百姓心中的“吉祥鸟”,也是为藏族群众解危难的带头人,更是老百姓心目中最可爱的人!一次,川藏线然乌沟路段发生特大雪崩,长达10公里的道路被积雪覆盖,近200台汽车和500多名进出藏的藏汉群众,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正在附近兵站检查工作的陈蔺云知道后,立即组织官兵前去抢救,经过三天三夜的艰苦奋战,所有遇险人员脱离了危险,但陈蔺云由于劳累过度,先后3次昏倒在雪地里。事后,西藏自治区政府隆重表彰了陈蔺云和参加抢险救灾的部队官兵。


                                       我是军人  也是西华人
      获全军科技进步一等奖的汪宗为对在四川工业学院的学习的情况至今记忆犹新,“是母校的学习给我打下了扎实的基础,我的获奖是与川工老师的培养教育分不开的。”
      提起在四川工业学院就读时的情景,陈蔺云自豪地说“1984年,我们进校,军队统一换新军装,当我们班参加学校田径运动会开幕式时,曾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正巧,今天是建军节,我们又穿了新军装!”被战友们称为“秀才”的陈蔺云,语言节奏很快,也很健谈。陈蔺云爱好摄影和写作,在第28届世界摄影联合大赛上,获佳作奖;散文“月光曲”获四川省“十佳”散文之一。
     从川工毕业已经20余年,可季起海一提起老师,马上脱口而出“陈士力是我们的班主任老师,他不仅课堂教学好,对我们的组织管理也很严格,给我们很大的影响。现在,我在工作中遇到困难,都会自然想起陈老师对我们的教导!”
     是啊,他们是军人,也是西华人;他们感恩西华的教育,他们肩负军人的重任!他们是和平年代的军人,在守卫和平的征途上和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上奉献着军人的价值。他们平凡而伟大,无须证明什么,一切为祖国和人民利益而战的军人,是我们最可爱、可敬的人!

责 编:王蜀苏

责编:

编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