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悲恸的守望

作者:来佳音 来源:西华学院  发布时间:2019-05-23 浏览次数:24

世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一边是罪,一边是爱;一边是黑,一边是白。出自东野圭吾笔下的《白夜行》被誉为“最绝望的念想,最悲恸的守望。”全书中男女主人公没有一句对白,作者采用多维的故事线向我们展示了这段传奇爱情,无声的环境中充溢着男主人公桐原亮司对女主人公唐泽雪穗真切而又心酸的守望。

或许,在亮司与雪穗的内心深处,所有记忆的起点并不是那座地狱般的黑色大楼,而是那家明亮温暖的图书馆。因为只有在那里,他们才能真正地去实现并肩的愿望,而迈出了图书馆的门,两个人就只能遥遥相望。也许,从那时起,对方就是自己全部的光芒吧?藏在易碎的剪纸画里,藏在灵魂的最底端。

“冗长的黑夜中,你是我唯一的光。”亮司如同晨曦的第一缕阳光照进了雪穗寒冷无助的心里,他选择采用最极端的手段将雪穗送入光明,自己却在黑暗中永远徘徊。可以说,他们的悲哀都定格在了那座大楼里,在那漫长的迷失中,除了挣扎,便只有相互依偎取暖。亮司给雪穗的黑暗中的守护,是最令我痛心和无奈的感情。他爱她,却永远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样站在她身边,旁人看来最简单的幸福,对他来说却是一种奢侈。他为她披荆斩棘,为保护她,奋战到底。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变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不知雪穗缓缓吐出这句话时,脑海里是否浮现出了亮司决绝的背影。亮司用一生的时间,给了雪穗光明的未来,给她外人看来优雅而又出众的样子,他拼尽全力掩盖她千疮百孔的内心。他们彼此依存的关系,是最深而最无力的感情,分离,亦是死亡。

我想雪穗是深深爱着亮司的,亮司的桌子上放着雪穗亲手一针一线缝的布袋,上面绣着“PK”;在象征着她人生巅峰的店铺中,取名为“R&Y”——他们名字的缩写。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曲折,经历了人性的扭曲与现实的残酷,可亮司依然坚决不放手对雪穗的守望,雪穗也从未辜负亮司的深情。

“我的人生就像在白夜里走路。”当我真正的读懂了“白夜行”的意义,却无疑更加悲伤。正如世桓警官所言:“他不总是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守护雪穗吗?”是的,亮司在阳光下面为了雪穗做着最卑鄙的事情,犹如暗夜永不见光。可无论是为了掩盖不堪回首的罪恶,还是为了把雪穗送入光明,他所做的一切,都决定了他永远不可能与雪穗拥有共同的阳光。

最后的最后,一句“她一次都没有回头。”结束了全书。亮司选择用自杀将雪穗推入后顾无忧的人生。可谁又能判断,雪穗的灵魂是否也真正的得到了光明呢?她会在豪门安然终老,却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在黑暗最深处给她最悲恸的守望。

一个被打碎了的故事,两个被打碎了的灵魂。他再也不必害怕失去,她再也不用回头。

责编:季忆

编审:曾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