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虽大 都绕过我的灵魂

作者:周茂澜 来源:西华大学报 发布时间:2016-06-08 浏览次数:2370

    近来偶然独到一篇颇有寓意,耐人寻味的诗篇,即兴写下一篇评论,复述内容的同时增添了几分自己的感受,言语苍白,不足以道尽个中韵味。

《路人》西贝

不知为何,明明想和你说话。
却骗你说,风雨正好,该去写点诗句。
不必嘲讽我,你笑出声来,
我也当是天籁。
不必怀有敌意,你所有心计,
我都当是你对我的心意。

我的宿命分为两段,未遇见你时,和遇见你以后。
你治好我的忧郁,而后赐我悲伤。
忧郁和悲伤之间的片刻欢喜,透支了我生命全部的热情储蓄。
想饮一些酒,让灵魂失重,好被风吹走。
可一想到终将是你的路人,
便觉得,沦为整个世界的路人。
风虽大,都绕过我灵魂。

         悠长的情绪,总爱出现在有风的天气。看绿意盈盈的枝条婆娑摇曳,看平静澄澈的湖面涟漪渐起。蓦然间,思绪就会飘摇到很远的地方去。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常说事在人为,却又偏偏身不由己。五柳本是山林自在闲,怎料得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纳兰自是人间惆怅客,哪想的鹣鹣梦早醒,伤心画不成。我原以为,孑然一身,吟啸独行,便可以活淡然洒脱,了无牵挂,却断然没想过,世事未能如人愿

     驻足观赏一朵开正好的花,想与你分享,并不是因为花开多美,只是想同你说几句话。找不到理由,又不甘悻悻作罢,开口却成了,风雨正好,应以诗句赠年华。

     你佯装不知这些,只是径自发笑,笑我寥寥数语都要再三斟酌。我无言,良久沉浸在这笑容里,而刻意不去深究它的意义。而你也不必对我设下防备存有敌意。我总是信你,连同你不愿言说的心计,我都宁愿以为,你也对我有意。

此生遇见你之前,另一个我很遥远。我曾愿以一生去追求,闲云野鹤般的逍遥自由。后来杂念丛生,是因为你赠予我欢喜的忧愁。

     从那以后,我变得热情又淡漠。我猜不出你的话语里的用意,就如同琢磨不透变化莫测的天气。一来二去,徘徊在温暖与寒冷里,让我渐渐透支了情绪,丧失了维持热情的能力。

     有人说,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这总让我想起,风陵渡口,那场相遇。十五六岁的年纪,随一个盖世英雄,去闯荡天地。笑饮恩仇酒,闲观尘世花。到头来,虽如梦一场,再遍观天下,却无一人眉眼间有你的模样。万里漂泊,独身遣返,行遍山水八千里,最终落户峨眉,山林安家。缭绕在山间的烟雾云霞,像极了十六岁那年,满城绽放的烟花。选了最隐晦的方式,只是想留住与你共度的年华。

     暝色渐收,长夜寂寂,流月无声,独行的日子太过寂寥。冰冷的夜风长驱而入,不堪落寞,难敌寒意,冒昧寻人话短长,不如温酒饮罢暖心肠。半醉半醒之间,能否让三魂七魄失重,随风起,绕天涯。

  可即便是去了天涯又如何。分道之人,有生之年,早已没有狭路供你我相逢。熟悉后的陌生,远比从未相识来伤人。自别后,过往不敢染指,天地之大,一时间,竟找不到一方可以容身之处。只得一直行于路上,不断离开,在滚滚红尘中形单影只。

     想回到过去逍遥洒脱,随处可栖的生活,却心境全无。想用酒浇灌麻木的灵魂,让它被风吹走,全一个情深不寿。未曾想到,朔风骤起,却无一例外地都绕过了我单薄的魂魄,它曾因你极尽温柔,而今却百无一用,连风也不愿将它带走。

     与其说,悲凉是为一人翻山越岭,无心看风景,而越过山的那头,却发现无人等候。不如说,是日日行于路上,却不知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而岁月里的这些付出,究竟有何意义。

     无眠的夜里,还有可以念及之人,还有为之燃烧的力气,实属不易,应好好珍惜,否则热情耗尽,连灵魂飘浮都需要莫大的勇气。

穿梭于尘世,来去自由,居无定所并非我所愿,却是不得不做出的决定。没有目的,也许才是真正的伤情。

愿所有绕过我灵魂的风,都有值得吹拂的人。

  

  

  

 

责编:郭开宇

编审:王蜀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