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她

作者:徐瑞 来源: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发布时间:2018-03-20 浏览次数:5

    我和妈妈都是不大擅长表达自己内心感情的,对于家人也好,对朋友也罢,还包括自己。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对妈妈说过“我爱你”,我们之间总像隔着什么,但是我是真的很爱她。
小时候,一直都不懂事,老是去招惹她,去和她顶嘴,我继承了她骨子里的倔强,每次总是要与她“抗争”到底,现在想起真是可笑,可笑的背后却暗含着歉意与忧伤。现在慢慢懂事了,总是在后悔,我为什么不能好好地去爱她,虽然她做得不总是完全对,但我又为什么不能尝试着去包容她呢?
    以前看《朗读者》的时候,有这样一段文字:“妈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我们可以不顾一切,把最真实的自己还原在她面前的那个人,但有时我们却忽略了她的感受。”的确,我就是这样的,一回到家总是把坏脾气往她身上发,但我渐渐发现,她变了,不会像以前那样用那股倔强的劲来反驳我、斥责我,而是静静地听着,偶尔说上一句宽慰我的话,她老了,心胸变得开阔了、柔软了,再也没有拿着竹鞭追着我到处跑了,骨子里的倔强也散了。有句话是,父母老去的速度远远快于我们成长的速度,这句话一直触动着我。起初,她只是两鬓微白,到现在黑发中都混杂着显眼的白发,再怎么染,也抵不过岁月的浸染。
   《目送》中的那句:“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这与我的情形相反,从幼儿园到大学,我几乎都是她来接送的,到了校门口,都是她在望着我的背影走。儿时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双手插进她的衣兜,靠着她的后背。中学时,学校离家远,为了送我上学她还特意逼自己学会了骑电动车。就这样,我依偎在她背上,度过了那三年里的每一个春夏秋冬,却不知道她在前面为我挡的风有多大。我在她眼里似乎永远都长不大,她永远都放心不下我。上个星期离家返校,她送我到车站,当时离发车还有20多分钟,她迟迟不肯离去,最后好不容易被我哄走,却在车出站的那一刻,我望见她站在站台门口,搓着双手,那一刻内心真的很感动,很心疼她。我第一天上高中也是,在烈日下站着等了我一个多小时,没吃饭也没喝水,我却不知道她一直在等我,现在想起,母爱真的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爱。
    我们的一生当中会遇见很多人,而我们第一个遇见的人便是妈妈,但她却不能一直陪我们到人生的终点。老舍曾说,有母亲的人,内心是安定的,我从她那里学会了许多东西,却没有学会怎样去爱她,这也是让我愧疚的。我想,也有人和我一样,没有好好爱过自己的妈妈吧,为了不后悔,请珍惜现在,好好爱她,陪着她。“你陪我长大,我陪你老去。”此时明白,还不算晚。

责编:胥艺凡

编审:曾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