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诗经》想到的女性

作者: 黄瑞 来源:人文学院 发布时间:2018-04-03 浏览次数:35

    诗三百,思无邪。不学诗,无以言。《诗经》如长河,有源远流长的历史,有令人细品的情感,更有如海底龙宫般丰富而绚烂的内涵。在先人浅吟低回的生命讲述中,包含着影响深远的人生态度。使无数后人对其产生深刻的人生共鸣,更为之倾倒。
    当我在《诗经》叙事般娓娓道来的三言两语里遇见越来越多的女性主角时,我逐渐感受到了古代女性的悲情与欢欣。女性作为中国文学与社会科学的研究对象,在《诗经》里展现出了多姿多彩的面貌。为后世文学发展作出了伟大贡献。
    从《伯兮》、《君子于役》的描述中,我感到了女人等待的愁苦。是一种久无期限的梦幻,化作一场悄无声息的幻灭。战争与徭役,毁损了一个家庭,作为守卫家园的士兵之妻,担起了守护小家这样毫无波澜,毫无悲喜的责任。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干活,一个人睡觉,这种平淡无忧的生活,却似一把暗剑,一天天一寸寸深入思妇的内心,那暗涌的鲜血,流成了热泪。孤独,就是凶手。
    忠贞的代表呵,却落得《氓》中丈夫出轨的下场。常年温顺的妻子,对于这样的现实,选择接受。那种无边的委屈就如同把一大杯冰水咽下,受尽了无边的凉意后,内化完这种忧伤,把早已凉透的心,流出了串串热泪,最终在长长的叹息里言罢!“反是不思,亦已焉哉!”我读到了那远古的哀思……
    女性这一历史的角色,从来都是天真可人的代表。《桃夭》里那灼灼的女性之光,充分表现了楚楚动人的女性形象。美好温婉,溢于言表。又如《蒹葭》当中,那种轻盈自若的女性魅力,勾魂摄魄,引人倾倒。再是《溱沩》里,几句富有情趣的对话,浅浅的勾勒出了一个活泼大方,求其所爱的年轻女子形象。而《生民》里边,姜嫄作为后稷的母亲,充分展现了其作为历史与生命起源的重要角色。英雄史诗的谱写,背后必有一个生养他的女性!
    诗之思,我看到了古代人民对人生的态度与对生命的讲述。在女性研究里,《诗经》提供了无数宝贵的资料。然而,我更深知,“不学诗,无以言”的厉害了。在未来的人生里,《诗经》都将伴随我成长。诗之思,人之思,岂非生命之思!
    有许许多多的女性一直被浪漫主义支配,沉浸在感性的温床里。所以女性有着浪漫的天性,时时刻刻显得可爱且迷人。感性也使女性拥有相对突出的第六感,对某些事情的判断总是异乎寻常的准确。我们尊重女性,保护女性,不仅仅因为女性在某些方面的弱势,更是因为女性值得被尊重。一个尊重女性的国家是进步的,一个尊重女性的社会是充满希望的,女性是下一代人的直接培养者,女性是美丽的,美好的,女性需要自我的尊重和社会的尊重!

责编:胥艺凡

编审:曾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