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杯

作者: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陈诗涵 来源:西华大学报 发布时间:2022-02-28 浏览次数:0

“会不会,有一天,时间真的能倒退,退回你的我的,回不去的,悠悠的岁月。”

前几天结束毕业旅行,坐在前往成都东的火车上,听到车厢提示“列车就要进站了”的时候,我跟同行的朋友感慨:没觉得毕业了,好像下了火车我还要拖着行李箱回学校。

我的大学生涯就这样结束了,没有想象中的闲适与感伤,最后一次在校园漫步,走过每一寸青砖,跟所有的景色一一道别。毕业季很忙,忙着办离校手续、忙着打包行李、忙着跟工作单位对接,骄阳裹着繁杂事务,好像忧伤的氛围都被冲淡了。

我对于离别好像会有一些比较“钝”的感受,并不是当时立刻忧伤,而是过了一段时间突然意识到:那个地方,那段时光,永远回不去了。

四年前,收到大学通知书。我和爸爸妈妈高兴地在家里烤烧烤庆祝,搜遍了各大博主的攻略,准备要带到学校的东西。进校的那一天天气很好,我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觉得它像公园一样漂亮。在大白球合影,进图书馆“游览”,钻进教学楼看那些和高中截然不同的桌椅。这就是我要生活四年的地方,那时我多么憧憬又觉得不真实。我的许多美妙经历发生在这里。

坐在教室听课,老师们的渊博和智慧真真正正地打动过我,让我产生乘智慧之舟求知的愉悦和幸福。或许这正是大学毕业和初高中对我来说不同的地方,这一次毕业,意味着我的学习生涯告一段落。论文答辩的时候,有一位老师问了我几个奇怪的问题:“同学,请问你未来读研还是工作?”“工作,那是当老师吗?”那一刻我突然有一些难过,不论如何,我日后要走的已经不再是学术的道路了。过去的十六年,学习、书本是我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可是从此以后,我的人生将不再以他们为中心。曾经痛苦的早起上课、期末考试,曾经厌烦的名词解释、简答论述,当有一天与他们说再见的时候,原来真的会想念。

按照惯例,记者团的学弟学妹组织送别会为我们大四的同学送行。曾经我们也坐在二教六楼送别学长学姐,转眼间自己就成了被欢送的人。望着眼前摇曳的烛光,翻着手边的作品集,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那样亲切又放松的感觉,我好像真的回家了。因为想成为一个记者,我来到这里,四年的时间,我大学的无数记忆,都和这里联系在了一起。第一次走进办公室,第一次跟着学姐去采稿,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文字刊登在报纸上。我记得1960咖啡馆我们头脑风暴;我记得我骑着共享单车看同学们在彩色玉米粉中奔跑;我记得生日的第二天早上狂奔到毕业典礼现场差点迟到;我记得跑错了会场,心想学术研讨会哪来的歌舞表演和大众评审。我还记得那天下午在楠亭,听着鹏坤学长的故事,我想:我也不要那么早就对生活妥协;我还记得去值班的某天清晨,路边的树叶结了一层霜;我还记得无数个夜晚,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回临江;我还记得305办公室总有歌声和笑声,那里有烧饼、盐水鸭、西瓜,还有最最可爱的、我永远感谢、再见面还想拥抱的老师们……

西华,在她的怀抱里,我收获了这么这么多。很多遗憾,很多后悔,但再也不能重来一遍。

站在新的起点,希望我保有现在的热情和朝气,勇敢前行,做自己喜欢的事、做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即使有一天,世界真的有终点,也要和你举起回忆酿的甜,和你再干一杯。”

毕业了,我们干杯。

责编:夏文光

编审:曾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