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哪里才是远方

作者:张雅榕 来源:食品与生物工程学院 发布时间:2019-11-25 浏览次数:0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小时候,我总是对着窗外眺望发呆,山的那边是什么样的呢?远方到底有多远,哪里才算远方?天涯海角吗?每每看到在车站路口,背着大包小包行囊的旅人,他们大多是出外谋生养活一家老小的承担着“父母”“子女”责任的人。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有的人说着无尽的悲苦,可是我却觉得他们特别酷!因为他们就要奔向远方了,那个我无数次午夜梦回神往至极的地方。在我眼里,他们的穿着不再土气陈旧,而是像武侠剧里潇洒豪气的大侠,狂放不羁过着旁人难以理解的“快活似神仙”的日子,我羡慕极了。

    在一年中孩童最快乐的日子,放寒暑假时,我总是撒娇卖萌、撒泼打滚,使出自己浑身解数,一遍遍乞求着他们,带我出去玩吧,不管去哪,只要离开家乡去别的地方看看就行,带我去远方看看吧。可是他们,用天下间父母都会用的招数,把我击打得溃不成军,毫无还手之力。你作业写完了?考试考好了?你看看你那些同学,我朋友的孩子XXX,人家考试满分,钢琴、小提琴、古筝……过了X级。你看看你,比得过人家啥?还好意思出去玩?快点给我去学习!

    就这样,在我短暂的童年生活里,他们把我丢在外婆家里,每日充斥着枯燥乏味的学习加课外辅导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后来,我再也没有提过远方,他们把这称作“懂事”“听话”。

    终于,决定我未来命运时刻来临,高考填报志愿!作为家里的独苗苗,家人无数次对我疯狂劝说,他们使出了当年用过的招数,只是想让我报近一点、再近一点,就像在家里、在身旁那般,一如过去那十多年。可是蛰伏希冀了那么久的我,又岂会如了他们的愿,任尔如何造作,我自岿然不动。所有志愿都是遍布全国、天南海北,初出樊笼的鸟儿怎甘愿被束缚捆绑,不停地振动着翅膀想要飞得更高、更远。天知道我那时候有多开心,我终于有机会去往我一直深深印在脑海里的远方。

    我激动着、兴奋着,一路张望着身旁路过的风景,火车上拥挤的人潮、堵塞的高速公路也不觉得烦躁,空气中的汗味、烟味、饭菜味混合交织在一起,我却从中分明嗅到了些许甜味。

    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更远的地方/更加孤独——海子。可我怎么也没想到,远方,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再也不会有人等你回家,再也不会有热腾腾的饭菜摆在桌上,再也不会有人催你夜深了快去睡觉,再也不会在你疲惫时为你揉捏酸痛的肩膀,再也不会有杯中总是满盛的热茶,再也不会有人催你好好学习,再也不会有人管你肆意疯玩、熬夜打游戏……那些烦不胜烦的叮嘱管束,一去不复返了。你说这是久违的自由,随心所欲和朋友畅快欢乐着。可当喧闹褪去,徒留你一人时,竟是感到难以摆脱的空虚孤独。你开始思念故乡,那曾费尽心思摆脱的地方如今竟成了“心心念念”的远方。和家人接通视频电话,互道日常生活的寒暄,他们告诉你好多好多家里的大小琐事,你对他们说着你每天的时刻表,从起床洗漱到上床睡觉,就像他们还能陪在你身边那般。他们说,家里很好,别担心,你在那边照顾好自己。你也用同样的话来安慰他们,我在这里一切安好,别担心,你们在家里照顾好自己。隔着屏幕,明明离得那么近,可是却相隔万里。你不敢对他们哭诉想念和孤独,悲伤与不幸,因为你怕他们担心。他们不敢对你诉说思念与寂寞,难过与病痛,因为他们怕你担心。我们都是撒谎精,用力编织一个个美丽的虚幻去骗我们最爱的人。我们不约而同地学会了报喜不报忧,自以为这样对对方欺瞒就会皆大欢喜,可是我分明从勉强欢笑的眼角看到了双方的泪花在闪烁。最后,他们说,你忙,我们不打扰你了。你说,没啥事就先这样吧,你们忙你们的去吧。挂掉了视频,都在屏幕前哭成了泪人。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论语》。远方,到底哪里才是远方?未离家时,远方是梦想,是甘愿豁出一切都要去往的地方,可选择了去追寻梦想,远方便成了家乡,是无法割舍的情感羁绊。有人说,成长就是一路割舍一路告别,所谓父母子女,不过就是一场渐行渐远的别离,在一起时,互相嫌弃厌烦,可当分别那刻来临,记忆中都是对方可爱的脸。父母知道,有些鸟注定是不会被关在笼子里的,因为他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因为不想成为孩子肆意生长的拖累,于是强忍住如潮水般蜂拥而至的不舍,故作洒脱放手任其飞翔。可是我们,终究有生离死别的那天,那时的远方,不再存于天高海阔的世间,而是那飘渺的天堂。那时,想去却没办法去到了。

责编:

编审:曾益